爱上德化网,一起做憨鼠!
·德化网·最新主题·最新回复·小黑屋·设为首页·保存桌面·手机版·简洁版

憨鼠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66|回复: 5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原创笔墨] 童年时的放牛生涯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4

组织活动: 0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9-14 08:18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如果说现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孩子有玩过手机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这样讲,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出生的农村孩子百分九十以上都有放牛过,放牛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了那时农村孩子帮忙做家务最主要内容之一。
在我们家乡里,每年农历三月春耕播种开始至农历十月庄家收割完成为止,这段时间里,每家的牛都需要专人专门照看,这段时间也就我们老家放牛的时间。从农历十月开始至来年的三月,农村庄稼都收割完成,在这段时间里,早上八点多钟时,把牛赶到诸如粗赖、溪兜等大山里,晚上四五点时再到山上把牛找回来便可,这段时间在农村里叫放冬时间。
放牛不是一件“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那么有诗意。虽说放牛不是一件重活的事,但它是一件苦差事,在天气晴朗里的日子里,炎炎夏日,在烈日下牵着牛站在太阳底下曝晒,闻着牛身上散发出一股牛粪的味道,那决不是一件让人舒服的事;在下雨或阴天的日子,牛身的周边飞舞着各种各样的牛蚊或牛蝇(我们本地话叫牛蟃和牛官蝇),它们可不是给你搞飞行表演,他们会时不时的在你身上给叮咬个包,让你奇痒难受。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村里大部分村民们均呆在家里种植粮食,村里很多荒地都被开垦出来种植水稻或地瓜之类的农作物,就是远离住宅处的粗赖和刘宅半司,也被村民们开垦成为农田种上水稻或地瓜。再加上家家户户均养上一头至五头之间的黄牛,那时,要找个长满青草的地方放牛还真的是挺难的,上午时分,不管走到哪里,均可以看到两三头牛在那里吃草。让牛吃草埔巴(草埔巴是一完长得低低的小草,且被牛肯得只剩下草头,就象我们所说的锅巴一样,因此,我们当地叫他草埔巴)也是常是常用的事。当看到农田之间的空地上长满青草时,我们倒是想方设法想让牛吃到那些草。于是沿着水田间的田埂,把牛牵进水田间的长满杂草的荒地,让牛沿着田埂吃那些茂密的杂草也是常有的事。当水田的主人看到此情景时,他会责怪我们不该把牛牵到水间里去,我们还解释说自己的牛会走田埂,其实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一头几百斤重的牛走田埂,那田埂不被踩坏才怪。当那主人看到牛把好好的田埂踩坏时,把我们痛骂一顿也是在所难免的。有些村民们为了不让我们把牛牵进田埂里去,他们便把田埂修得薄薄的,让人走地田埂上就像是走钢丝一样,更别说是让牛走过去了。俗话说,人不能让尿憋死,既然不能让我们把牛牵进田里去吃田头田尾的杂草,我们就想了其他办法,把牛放在空旷的地方一个人看着,另一个人则是拿着割草刀,把梯田里每畴田之间的杂草割下来再拿去喂牛。那些农田的主人倒是很乐意我们这样做,毕竟那杂草把农作物遮挡住也不利农作物的生长。
本地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人心肝,牛八肚”,意思是说人的欲望很野很大,而牛的肚子很大,要让一头牛吃饱,如果没有让它吃上三四个钟头的杂草,还真心没有让牛吃饱。在夏天里,天亮得特别早,我们一般在早上七点多钟时,有些更早的则是在六点半左右,便把牛赶出牛棚,到山上去放牛,天气闷热,那时很多人都没有带手表,差不多九点左右,一些小孩子便把牛赶回牛棚结束当天的放牛生活。当大人们骂他说不该那么早就把牛赶回牛棚时,他还会指着牛肚因为牛的呼吸而涨起时狡辩说牛已经吃饱了,他们也不知从哪里得来的结论说牛肚一边是装草一边是装牛水的,只要看到牛肚一边涨起,就认为牛是吃饱了。还有一些小孩子,干脆把牛赶到屋前空地上,然后再拿个大盆,在大盆里装上水,然后再往水里加些人们的尿液,由于那尿液有咸味,牛特别喜欢喝,而当牛喝完这盆水时,那看起来还真是饱了。
“牛,同人一样,也是十月怀胎,因此,你们最好是不好打牛。”这是母亲常对我们说的一句话。我不知道母亲这句话是不是太夸张了,不过,在我们老家,除非牛是自己摔死或病死,在我们家乡里,是不会轻易宰牛的。
在放冬的时光中,我们找牛时,只要我们站在粗赖山岭头,大喊几声“mo——mo——”,自家的牛就会从大山中那又高又杂的蒿草(当地叫官层草)中走出来,而其他家牛则是继续吃草,值到它家主人也来到粗赖岭“mo——mo——”几声。
记得有一次,一头刚出生不久的牛崽不知啥原因死掉了,从那天以后每天黄昏时,我家那头母牛都“mo——mo——”叫个不停,其悲凉程度让人心碎。
那天,我们按照邻居家说的把煮好的牛汤和牛骨头拿给那头母牛看,意思是告诉母牛说,牛崽已经死了,母牛要节哀顺便。当我们端着牛骨牛汤来到牛棚时,只见那牛泪流满面,让人看了真的是心里酸酸的,不过,那头黄牛并没有因为看了牛骨牛汤而停止哀叫,每天晚上黄昏时,还是“mo——mo——”叫个不停。真到一个星期后,它才渐渐停止了这悲凉的叫声。
放牛,有时可以碰到很有趣的时候。比如说,我们不能在牛的面前夸它很乖,夸它不会偷吃庄稼。据说邻居家有一头牛,很乖,它只会吃草,不吃人家种的禾苗和地瓜青菜之类的农作物。有一人看到觉得很奇怪,大声:“这牛很乖,不会吃禾苗。”结果这头牛便开始偷吃了人家的庄稼。当然这只是乡村里留传的故事,至于是否真实,谁也不清楚。不过,我们是不敢在他人面前当着牛的面前夸牛很乖的,否则人家会不高兴的。
“小孩子贪玩,放牛不专心”成了当时某些成人的固有偏见。记得我七岁六月份的一天,当我赶着牛从溪兜往家里走的路上,邻居一个小伙子拦住我,说我昨天放牛,让牛跑去偷吃了他在新架蓝里的禾苗,而且不只是几棵,而是把整块田里的禾苗都吃光了。
“没有啊,这两天我都没有到新架蓝去放牛,怎么会是我的牛偷吃你的禾苗呢?”
“还没有?人家泼妇(泼妇是我邻居的一个中年妇女,由于她平时泼辣,为了自己的一些小利益不知跟村里人吵过架,于是泼妇自然而然的成了村里在人给她起的代号)都说是你的牛偷吃了我家的禾苗。”那小伙子的声音越发大声。
“怎么啦?”就在我跟那小伙子说不是我的牛都吃了他的禾苗时,父亲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了。
“全叔,你来得刚好,你要好管管你的儿子,他放牛不专心,你家的牛偷吃了我新架蓝的禾苗,他还不承认。”那小伙子一看到我的父亲过来,于是他马上向我父亲告状到。
“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上午。”
“你看到了?”父亲平静的问道。
“不是,泼妇告诉我的,她说看到你儿子放牛时跑去小溪里捉小鱼,后来找不到牛跑去哪儿,他还问泼妇有没有看到你家的牛跑去哪儿了。全叔,你说你家小孩子怎么放牛这么不专心,自己放牛还问人家牛跑去哪儿了?”那小伙子滔滔不绝的说道。
“那你跟我一起到泼妇家去问一下,看她是怎么说的。”我父亲说着,就让我把牛赶回家,然后带着我跟那小伙子一起到那泼妇家。
“泼妇,你说看到我家儿子放牛时,我家的牛跑去偷吃他的禾苗了啦?”父亲一到泼妇家,便大声的问道。
“是啊,你家儿子放牛太不专心了,放牛就放牛,还跑去抓小鱼。”那泼妇说道,只是脸一阵发红一阵发青,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激动原因还是其他原因。
“是什么时候看到我家儿子在新架蓝放牛,我家的牛是几点偷吃了他家的禾苗?”父亲那高大的声音继续问道。
“就昨天上午,昨天上午十点多钟时。”那泼妇激动的说道,同时她的手不断的发抖,说话的声音也就提高了八分贝,“我说你怎么回事,你家儿子放牛时不专心,让牛偷吃了人家的禾苗,你不管管自己的孩子,还跑到这里问东问西的。”
“我管我自家的儿子,我还要打给你看?你对天发誓,你看到的都是事实?我跟你讲,这几天来,我家儿子一直是跟我一起在溪兜里放牛,我家的牛根本不可能跑到新架蓝去偷吃他家的禾苗。你不要以为小孩子在我们大人眼里是做事不专心,你就可以好诬赖。说不定是你家的牛去偷吃了他家的禾苗,你自己不承认罢了。”看到泼妇发火,父亲那暴躁的脾气一下子暴发了,他大声的朝泼妇嚷嚷道。
“你不要乱说,我们大人放牛才不会去偷吃人家的禾苗。你就会护着你家的儿子。”那泼妇嚷道。
父亲大声嚷嚷着,便带着我离开那泼妇家。边走边朝着泼妇吼道,“头上三尺有神明,你要是一再诬蔑我家儿子的话,我每月初一十五都给你烧香敬天公,我就不相信老天不会收拾你这种连小孩子都敢于诬陷的人。”
也许是我父亲那句每月初一十五会烧香请天来收拾她让她害怕,毕竟我家父亲那时经常帮村里人敬天公。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一听到这句话,那泼妇就不再说话了。当天晚上跟那庄稼的主人和泼妇的老公一同到我家向我父亲道歉,说那家禾苗是泼妇家的牛偷吃的,只是她家的牛跟我家的牛长得挺像的,所以泼妇才跟那庄稼的主人说是我家儿子顾的牛去吃偷吃人家的禾苗。她让父亲不要跟她计较,更不要烧香请天公惩罚泼妇之类的事。父亲当时表示原谅,父亲也一再对泼妇的老公和庄稼的主人说不要总以为小孩子放牛不专心,不要把什么事情都赖在小孩子身上之类的话,他们两个连忙称事。父亲那年为我放牛被冤之事而为我做出的事让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如今身为父亲的我,如果有人来告我家儿子做了什么坏事的话,我也一定会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做处理。
放牛,虽然是一件很苦很枯燥无味的事,但在我们孩子眼里,其实放牛有时也是一件挺快乐的事。到粗赖溪玩水便是其中的一件,粗赖山,那满是杂草的大山里着实是放牛的最佳地方,只要我们把牛往山里一赶,就可以让牛在那大山里吃上半天。而粗赖溪,倒是成了我们孩童时游泳玩水的天堂。
那一天,我们一大帮孩子赶着一群牛来到粗赖山。一起放牛的我们被年纪比较大的孩子们分为两组,一组是年龄较大的,另一组是年龄小的,两组成员轮流看好牛。当一组成员在看牛,不要让牛去偷吃庄稼时,另一组成员便可以放心的到粗赖溪里凫水(本地的叫法,也就游泳和戏水的简称)纳凉。
“现在还不是很热,你们先在山上看好牛,我们先下去玩,等一下比较热的时候,再轮到你们下去玩。”那组年齡比较大的成员对我们这组年龄较小的成员说道。
“好。你们先下去吧。”那时的我们才心存感激。心想,他们真会照顾我们这些年纪比较小的。毕竟现在还不是很热,粗赖溪里的水又冰又冷。
于是我们就很听话的帮他们看好牛。谁知,他们一到溪里玩水乘凉,从一大早上玩到近中午才上来了。
“好了,现在轮到你们去玩了。”他们对我们这组年纪较小的成员说道。
于是我们欢呼地冲向粗赖溪里,可是当我们在溪里玩不到十分钟,就听到他们在上面喊:“时间到了,你们上来吧。”
“什么?他们玩了那么久,我才玩一会儿,时间就到了?”我们埋怨道。
“再不上来,我们就要回去了。”我们看到他们各自赶自己的牛准备回家,我们只好穿上衣服离开粗赖溪,急匆匆的跟他们回家。
顾了十几年的牛,其值得回忆和感悟的事情很多,只是缘于篇幅有限,就不再一一列出来。不过,艰苦而有趣的放牛生活,倒是培养了我们这一代人吃苦耐劳和独立的做人风格。


[发帖际遇]: 笑面先生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1 金钱,偷偷放进了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支持支持 反对反对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沙发
发表于 2017-9-14 08:58 | 只看该作者
致那些回不去的童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板凳
发表于 2017-9-15 08:20 | 只看该作者
童年的记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地板
发表于 2017-9-15 19:49 | 只看该作者
在小时候,我们村小组的十几户人家是每户每天轮流放十几只牛,我们那里是水牛,角弯而且大,喜欢摸水牛的两眼睛中间处的额头。水牛要是放牧忽然不见了那得一个山一个山的找,毕竟牛是每家每户种田的好家伙,每次叫它都是喊着  “wu ai~  wu ai~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4

组织活动: 0

5#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21:01 | 只看该作者
一叶风铃 发表于 2017-9-14 08:58
致那些回不去的童趣

谢谢一叶风铃的回贴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4

组织活动: 0

6#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21:03 | 只看该作者
虚幻之花 发表于 2017-9-15 19:49
在小时候,我们村小组的十几户人家是每户每天轮流放十几只牛,我们那里是水牛,角弯而且大,喜欢摸水牛的两 ...

水牛我们以前也有见过,我们整个村就只有两头水牛,一头是东溪村,另一头是我们邻居的,不过,那水牛我看了都怕,特别是我们邻居家的那头水牛,特别好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1 DehuaCa.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闽ICP备05004707号)

法律顾问:郭文先(15160797566)杨春桂(13506011110)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禁止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